1. <tbody id="mkosq"></tbody>

    <menuitem id="mkosq"></menuitem>

    <tbody id="mkosq"></tbody>

  2. <nobr id="mkosq"></nobr>
  3. <bdo id="mkosq"><dfn id="mkosq"><menu id="mkosq"></menu></dfn></bdo><tbody id="mkosq"><span id="mkosq"></span></tbody>
    <track id="mkosq"><span id="mkosq"></span></track>
    ?
    A+ A-

    能臣劉鴻翱大中丞宅院有名氣

    來源:濰坊晚報   發布時間:2022-08-08 09:31:00

    大中丞宅院大門

    大中丞宅院原址一帶今貌

    《綠野齋太湖詩草》(資料圖片)

    劉鴻翱著述之序

    《綠野齋前后合集》

      于奉三宅院以西、郭宅街西端路南、預備倉街北端路東,坐落著劉鴻翱宅院,民眾稱之為大中丞宅院。劉鴻翱是清代后期有建樹的能臣。他幾乎每任職一處,都有可圈可點的政務作為。他為官的同時也喜歡做學問。他的個人生平軌跡以及大中丞宅院,都有一定的名聲。

      兩兄弟同年考取進士,家學淵源是必然因素

      劉鴻翱,字蜚英,號次白,清嘉慶十二年(1807)與兄長劉鴻翥(zhù)同時中舉,兩年后兩人又同年考取進士。劉鴻翱踏入仕途后,歷任內閣中書、江蘇太湖司馬、徐州守、廣東南韶連道、臺灣道兼提督臺澎學政、陜西按察使、云南布政使、福建巡撫、署理閩浙總督等官職。

      上述劉鴻翱的仕途簡歷,在濰縣解放前的官方記載中清晰可見。簡歷中的司馬、州守等官職,都是清代相關地方官職的別稱。同知別稱司馬,為我國明、清時期知府的副職。太湖司馬即太湖同知。劉鴻翱所任江蘇太湖同知實為當時隸屬于江蘇蘇州府的太湖廳同知。當時的太湖廳,治所位于太湖東山,管轄太湖東山一帶的錢糧征收以及太湖東山和西山一帶民眾的婚姻、田土、命案、盜案等方面的司法事宜。太湖東山、西山,現在都位于江蘇省蘇州市轄區內。徐州守是徐州太守的簡稱,也是徐州知府的別稱。

      劉濟川是劉鴻翱的父親,字劍青,號說巖,嘉慶五年(1800)考中舉人,歷任壽光、淄川、巨野縣教諭等官職,誥贈奉政大夫。

      劉濟川有五個兒子,分別由他的元配張太宜人、繼配郭太宜人、庶配吳孺人等三位夫人所生(太宜人、孺人都是皇帝賜予一定品級官員的母親的封號。劉濟川三位夫人的封號,得益于他的兒子劉鴻翱)。雖然分別是三位母親所生,劉鴻翥、劉鴻翱等兄弟五人卻兄友弟恭非常和睦。故劉濟川濰縣城里北門大街劉家過道宅院的內堂,自豪地懸掛著書有“既翖(xī)堂”“同懷堂”字樣的匾額。劉鴻翱還有《同懷堂記》等文章存世。有記載說,劉鴻翱五歲那年母親去世時,天賦的至孝品性就已經顯露。

      劉鴻翥、劉鴻翱這兩個親兄弟先是同年考中舉人,兩年后又同年考取進士,偶然的背后,家學淵源則是必然因素。他們考取進士發榜時,京都人看到榜上三甲七十一名的劉鴻翱和三甲七十七名的劉鴻翥,親兄弟同榜得中進士,榜上排名中間只相隔五人,不由得嘖嘖稱奇,稱贊山東出了同登賢書、同捷南宮的親兄弟,真是藝林盛事。士子們則競相羨慕。

      讀書做學問聞名大江南北,任職太湖沒有積案

      劉鴻翱讀書做學問,并不致力于根據資料來考核、證實和說明古人的說法,而是在書中尋求和感悟古人合乎傳統倫理道德的行事準則所在。他喜愛古文辭,嗜好《左傳》成癖。他在京都初為官內閣中書時,當值之余有空閑每每室內靜坐,以讀書、做學問、撰文字自娛自樂。嘉慶四年(1799)的科舉狀元、知名官員、學者姚文田,對劉鴻翱當時撰寫的論、辨、序、記、傳、志等體裁的文章評價都很高,認為文章得平地真氣,感覺像是宋代文豪歐陽修、蘇軾復出了。

      后來,劉鴻翱主持將湖北鄉試符合程式的試卷編刻成書。他選編的《山左文鈔》《古文鈔》,鐫刻的《綠野齋制藝》也刻印成書。他選任太湖廳同知那年,《綠野齋古文前集》鐫刻成書。從此后,他讀書做學問在大江南北有了一定的名聲。

      太湖廳同知羅琦創建了仰云書屋,供學子們讀書做學問。劉鴻翱與仰云書屋董事倡議勸捐,地方紳士徐學巽首倡義捐,求學的費用得到保障。

      太湖是魚米之鄉。在太湖任職期間,劉鴻翱還勸導大家捐出萬金,借給商人作為經營資本,所得利息用于度荒年。他主持疏通雕鶚河,讓河流遭遇干旱時可以有一定的蓄水能力,遭遇洪澇時可以順暢地泄水。

      他主持相關司法事宜,秉持外嚴內寬的原則,認為調處事務的理想狀態莫過于無事。因而他在太湖上任之初,案件繁多。后來,不但無積存案件,官署平時幾乎門可羅雀。

      他得以不時在湖、山之間嘯吟自如,還利用公事閑暇,刻印成書《太湖詩草》。本地士紳和民眾想給他建生祠,他以法律制度不允許而勸止。他升任徐州知府離開太湖以后,太湖人仍然給他建亭、立碑,以感懷他的恩德。

      迫使英艦越境而過尊重事實公正為官

      劉鴻翱調任臺灣道兼提督臺澎學政時,當地對科舉考試獲取秀才功名的讀書人十分重視。

      有記載說,臺灣民眾聚族而居的地方,各家族往往立有祖廟,屬于祖廟的家族公共財產價值幾萬到幾十萬不等,由族內的秀才們輪流執掌。每逢科舉考試,以行賄、拉關系進取秀才成風。劉鴻翱前面的兩任官員幾經努力,行賄之風得以收斂,請人頂替代考仍然屢禁不止。

      劉鴻翱到任后,指海為誓,杜絕此風。錄取秀才,他用縣、府復試的方法,即縣試時按學額加倍錄取,然后經過府級復試,再要求考生將互相證明身份真實性的保證書提交給官署。這樣,頂替代考的弊端便得以克服,臺灣學風得以大變。

      劉鴻翱在臺灣任職期間,三年發生兩次規模不大的民變騷亂都得以平定。

      他清理屯田、以屯餉養兵,建炮臺以防范海盜,設關隘樓臺以抵御外邦入侵,在嘉義貯存義谷、在道庫儲金十萬以防不測事變發生,整理限定軍船、明晰官方以杜絕虧空。

      在云南任職期間,劉鴻翱積勞成疾,染上瘴氣,痊愈后難行跪拜之禮。他正準備上書陳情請求辭官歸里時,接到了補授福建巡撫的皇命。當時正值鴉片戰爭多事之秋。他放棄陳情辭官歸里的打算,赴福州上任。他上任后,東南沿海一帶紛紛告警。

      道光二十一年(1841)七月,英國侵略軍攻陷閩浙總督顏伯燾駐節的廈門,揚言擇期進攻福州。劉鴻翱部署軍民堅守。他認為英軍船堅炮利,有利于海戰,不一定利于陸戰。他發動福建軍民用石頭填塞嶼隅海港,使敵艦難以進港。他奏請清廷謝絕調用外地兵力,訓練鄉勇,準備以一方之力與英軍陸戰。因防守森嚴,英方艦船無隙可乘,只好越境而過,使福州一帶避免了戰禍。

      道光二十一年八月,英軍船只進犯我國臺灣雞籠口,與我國守軍互相炮擊。海涌驟起,英軍船只桅桿折斷后自行沖礁被擊碎。第二年正月,英軍船只進犯我國臺灣大安港,被漁船誘導到土地公港擱淺,遭到沿海義勇圍攻,英軍一艘三桅大船、兩艘舢板船,24名英國人、156名印度人被擒獲。臺灣道姚瑩、總兵達洪阿奏明清廷,擒獲的印度人按律斬決。后來,英軍屢次赴臺灣報復,都遭到了失敗。

      這年夏天,英國逼迫清廷簽訂《江寧條約》(俗稱《南京條約》)等一系列不平等條約、雙方議和后,英國侵華全權代表璞鼎查誣稱英軍進犯臺灣被擒獲和斬決是中國臺灣地方妄殺遭遇風暴的英國難民。清廷欽差大臣耆英也彈劾臺灣道、臺灣總兵冒功?;实垭访}浙總督怡良到臺灣查辦。怡良強令臺灣道、臺灣總兵以引誣向英國侵略者謝罪。

      劉鴻翱接任署理閩浙總督職務后,用臺灣稟報的最初案卷為依據向清廷軍機處詢問,讓姚瑩、達洪阿二人得到以平反昭雪。

      自稱郭宅街宅院為蝸居大門上懸掛大中丞匾額

      道光二十五年(1845),劉鴻翱獲準辭官歸里,在郭宅街西端路南、預備倉街北端路東自家的宅院里頤養天年。

      有記載說,郭宅街劉鴻翱宅院是他踏入仕途以后置辦的。其宅院原址此前的情況未見記載。關于這處宅院的基本情況,劉鴻翱專門撰文《蝸居記》進行了介紹。

      按照《蝸居記》文中描述,劉鴻翱宅院占地約半畝,卻為何稱“蝸居”呢?劉鴻翱在文中解釋,“蝸”是個象形字,形狀纏繞而彎曲,看上去安定不動,從外到內距離卻不短,“牛”居住在里面,足以容身。這處宅院,大門坐南面北。進入大門,沿著通道折向西,又折向南,再折向東,才到達內院,不就像“蝸”的纏繞而彎曲嗎?內院不與街市相鄰,不聞喧鬧嘈雜,不就像“蝸”的安定不動嗎?內院分為東、西兩部分。東院劉鴻翱夫婦、兒子夫婦、長孫夫婦、次孫夫婦各居一室;西院則是會客室、養靜室和讀書室所在;男女仆役也各有住處。宅院不算寬闊,也不覺得狹小,不就像足以容身的蝸牛居所嗎?

      劉鴻翱謙虛地將這處宅院命名為蝸居,而且把“蝸居”作為匾額。但附近民眾看到的這處宅院位于郭宅街西端路南的大門上方懸掛的匾額卻書有“大中丞”字樣。這是因為劉鴻翱曾擔任福建巡撫。清代擔任巡撫一職的官員習慣上被尊稱為中丞,他的宅院又掛有那樣的匾額,因而本地民眾稱這處宅院為大中丞宅院。大中丞宅院在郭宅街的知名宅院中擁有一定的名氣。

      ◎相關鏈接

      劉鴻翱辭官歸里奏折

      奏為微臣腿疾未愈,龥(yù)懇開缺,仰祈圣鑒事:

      竊臣于二十年十二月蒙恩補授福建巡撫,二十一年四月抵閩任事,二十四年四月屆期陛見,因兩腿疲軟,奏懇展緩,旋奉到朱批:“俟明春二三月間再行奏請陸見可也。”

      臣跪讀之下,感激難名,日延醫調治,藥餌頻投,經數月之久,總為見痊,可舉動雖能力持,拜跪必須人扶。緣臣素有火癥,自受事閩中,適值辦理軍務,因防御之焦灼,致濕熱之下墜。當海疆多事之秋,斷非臣子乞假養疴之日。每念宵肝憂勤,臣復何敢自愛惜?

      今撫議大定,溟渤澄清。督臣劉韻珂,到任已經年余,閩省情形無不洞悉,事事期于整頓。藩司徐繼畬,辦理通商事務,甚屬得宜,臣乃敢瀝情以陳。

      臣現年六十七歲,氣血已衰,筋骨弗靈,俯地失儀,瞻天無緣,從容就醫,或可茍延。夫余生勉強戀棧,必之有誤于公事,此閩省文武之共見,非臣甘自暴棄,以耽安逸,惟求皇上格外天恩,準臣開缺,回籍調理,則此后余年,皆圣主高厚之賜。并求即為簡員補授以重職。至簡放之員未到任以前,所有福建巡撫豪務,或交督臣兼署,或交藩司護理,泰候欽定只遵。

      抑臣更有陳者。臣在閩四載,略識夷情。今之英夷,不同于前明倭寇。倭寇志在擄掠,英夷志在通商,彼斷不于八萬里之外或有他圖,亦斷不能據守,此天之相。且與咪夷(美國)、咈夷(法國)稱西洋三大國。咪夷立國凡六十年,該國制度不準多事占人土地;咈夷最富強而愛體面,咈夷入我之范國,則英夷撫愈,故欽差大臣耆英,遵奉廷謨,殫心籌畫,立法至為美善。沿海遵守,可永期靜謐。至備預不虞之道,則前奉圣諭,御之于陸,不御之于水,更留后路盡之。

      臣雖病廢,不勝犬馬戀主之忱,敬陳管見。仰慰慈懷,伏乞皇上圣見訓示。

      謹奏。

    責任編輯:邢敏

    亚洲AV无码不卡无码岛国A∨
    1. <tbody id="mkosq"></tbody>

      <menuitem id="mkosq"></menuitem>

      <tbody id="mkosq"></tbody>

    2. <nobr id="mkosq"></nobr>
    3. <bdo id="mkosq"><dfn id="mkosq"><menu id="mkosq"></menu></dfn></bdo><tbody id="mkosq"><span id="mkosq"></span></tbody>
      <track id="mkosq"><span id="mkosq"></span></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