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body id="mkosq"></tbody>

    <menuitem id="mkosq"></menuitem>

    <tbody id="mkosq"></tbody>

  2. <nobr id="mkosq"></nobr>
  3. <bdo id="mkosq"><dfn id="mkosq"><menu id="mkosq"></menu></dfn></bdo><tbody id="mkosq"><span id="mkosq"></span></tbody>
    <track id="mkosq"><span id="mkosq"></span></track>
    ?
    A+ A-

    運來堂理發館名噪一時

    來源:濰坊晚報   發布時間:2022-07-31 17:49:00

    運來堂理發館。毛新民繪

    運來堂理發館原址一帶今貌

      自王振方、王麟書宅院回頭向東,王拔貢宅院西面、棋盤街南口對面的郭宅街路南,曾有一家字號為“運來堂”的理發館。該館在清亡后的一段時間里,曾在附近地帶名噪一時,但在同時代的理發業中規模很小,相關記載也很少。

      濰縣城廂開設理發門店始于清末

      有記載說,位于郭宅街棋盤街口對面的郭宅街路南,清政權消亡后的一段時間里,一家字號為運來堂的理發館在附近有些名氣,不少文人雅士前來光顧。

      歷史上的濰縣城廂一帶,開設理發門店,讓理發業態改以座商為主流,始于光緒三十年(1904)。此前的理發業態則以理發匠(俗稱剃頭匠)挑著擔子走街串巷為主。

      與國內不少地方一樣,濰縣城廂一帶的理發業始于清代初年。清政權入主關內后,要求男子剃去頭頂周圍的長發,中間留下的頭發則扎成辮子垂在背上。此前,關內漢族民眾并沒有剪發剃頭的習慣,而是任由頭發自由生長,不管長得多長都盤在頭頂上。

      民間傳說,為了讓民眾接受剃頭、留辮子,清代初年,都是由各地地方官署安排專門人員,強制執行。當時俗稱“留發不留頭”。地方官署安排的專門強制執行剃頭、留辮子的人員稱待詔,意即奉詔剃頭。這些人起初吃皇糧,拿俸祿,專管為民眾剃頭留辮子。日久天長,相沿成習,中原男子都留起了長辮子,但長辮子周圍的頭發長了就要剃去,于是剪發剃頭在各地逐漸成為一個行業,理發匠仍然沿用待詔的稱呼。甚至在清亡后的一段時期里,不少地方的農村民眾仍然稱理發匠為待詔。

      早先,濰縣一帶的理發匠挑著擔子走街串巷、上集趕會或找些平時民眾聚集的地方尋找生意。冬天一般在有陽光而避風的地方,夏天則在民眾愛聚集的有陰涼的場所。所有的行頭就是一副擔子,俗稱剃頭挑子。

      剃頭挑子的一頭是一只又窄又長的坐杌,杌面底下安裝有三層抽屜。第一層放置理發收入(早先收取的都是中間有孔的銅錢,稱為制錢),在抽屜上方杌面上設有略大于制錢的小孔,每筆收入都由小孔投入抽屜。第二層和第三層抽屜都是放置理發工具和理發用品的。

      剃頭挑子的另一頭是臉盆和盆架。盆架上面設有小型旗桿,在旗桿向下約四分之一處設有與之相連的木升狀器物,用于懸掛招牌以及長條狀鐺皮(鐺磨剃頭刀)。盆架底下放置一只生著火的小火爐。“剃頭挑子一頭熱”的俗話由此而來,現在常用于比喻一件事情,只有一方愿意,另一方并無此意,與成語一廂情愿的含義差不多。

      挑擔理發匠露天理發,衛生條件較差。往往披布和毛巾天長日久地使用,由白色用成了黑色,理發匠也舍不得更換。一盆洗頭水只要不太污濁,就要留著再給下一位顧客使用。

      名人陳恒慶帶頭響應剪辮子 親撰楹聯讓運來堂名噪一時

      光緒三十年,業商孫文忠在濰縣東關豬市口(原址位于現奎文區東風東街路南、東關街道中和園社區北部一帶)開張一家理發鋪,稱整容齋,共有五名從業人員。這是歷史上的濰縣城廂一帶理發業出現座商的肇始。其后,本地座商業態的理發從業者,多出自孫文忠門下。

      隨后,業商田寶慶、劉寶生、南洪起、徐成文、李來春等人,紛紛開張理發鋪,并模仿孫文忠,都稱整容齋或美容齋:門前一般掛有一塊五六厘米寬的木板,中間釘上紅布垂下來,兩邊各掛長頭發一縷。有的理發鋪還在紅布上寫上“整容齋”字樣或“朝陽取耳,燈下剃頭”等內容,作為理發鋪特有的標志物和營業招牌。理發鋪內用土坯壘成垛子,放上秫秸箔一類的東西,再抹上一層灰泥作案子,上面放置理發工具和理發用品。旁邊擺上幾只杌子供顧客理發時就坐。平時,用煤炭爐子燒水洗頭,冬天放在室內還可取暖。有的還在室內臨街砌上土爐子,在爐口的一旁靠近爐膛處裝入一個水罐,俗稱溫罐,理發時給顧客洗頭,抹臉摻用溫罐水,可以緩解熱水不足的困難。

      清亡后的濰縣城廂一帶,理發門店已經發展到25家,并由整容齋改稱帶字號的理發館。如孫文忠理發館的字號為文盛堂,田寶慶的字號為永盛,徐成文的為德盛堂等等。走街串巷的挑擔理發匠則與理發館并存,并在城廂一帶逐漸衰微。

      開設于郭宅街的運來堂理發館,門口正沖棋盤街。清亡后,官方要求民眾剪辮子。清末在錦州知府任上辭官回濰縣,并定居附近松園子街的知名人士陳恒慶積極響應,不但自己帶頭剪了辮子,還為運來堂理發館撰寫楹聯并懸掛。楹聯內容為“職贊共和,學佛門祝發;名為待詔,代文人修容”。他帶頭剪辮子、書寫楹聯的舉動在地方上產生了一定的影響。慕名到運來堂剪辮子、理發的民眾紛至沓來,其中有不少文人雅士。

      不少民眾特別是老年人卻不愿意改變留辮子的習慣。到了二十世紀二十年代末,濰縣城廂一帶盛行了一段時間的警察沿街巡察、強制剪辮子。特別是每逢大集,外地和農村留著辮子來趕集的人很多,一旦被警察看到,便非剪去不可。有的人把辮子偷偷盤在帽子里,但仍然逃不過警察的眼睛,故每逢大集,巡街警察都會收獲一大把辮子。

      運來堂理發館在同時代的理發業中規模很小,相關記載也很少。除了清亡后因為知名人士剪辮子并題寫楹聯而名噪一時,就連業主姓名和存續時間等基本情況都不清楚。運來堂理發館原址,位于現濰城區建設中的和平廣場(商貿)北沿偏西一帶。

      本期圖片為王瑞甫提供(署名除外)。

      本期資料來源:《濰縣志稿》《濰城半月圍城記》《郭氏族譜》《濰坊市街道、居民點、橋梁名稱表》《濰坊市志》《濰坊文化三百年》《奮飛中的濰坊》《濰城文史資料》《濰城區志》《濰城區地名志》《奎文歷史文化通覽》

    責任編輯:邢敏

    亚洲AV无码不卡无码岛国A∨
    1. <tbody id="mkosq"></tbody>

      <menuitem id="mkosq"></menuitem>

      <tbody id="mkosq"></tbody>

    2. <nobr id="mkosq"></nobr>
    3. <bdo id="mkosq"><dfn id="mkosq"><menu id="mkosq"></menu></dfn></bdo><tbody id="mkosq"><span id="mkosq"></span></tbody>
      <track id="mkosq"><span id="mkosq"></span></track>